第258章 小剧场

西子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一篇:换媳妇

    有一日云不离问蓝澈,“叔叔,听说你以前也是要娶我娘的?”

    “嗯!”蓝澈点头。

    云不离道:“我也想娶我娘。”

    蓝澈一惊,见那小人儿眉头拧着,似乎十分苦恼,立即道:“你不能娶!”

    “为什么我不能娶?我已经长大了,看天下女子都不顺眼,就看我娘顺眼。”云不离掰着手指头,这些年他见的女人没有两箩筐也有一箩筐,行为举止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哪里有一个像她娘的?实在不好。

    “那也不能娶,那是你娘!”蓝澈板下脸训斥。八岁的孩子,能说已经长大了吗?

    “那怎么才能娶?”云不离不耻下问。

    “这……怎么也不能娶!”蓝澈想说下辈子你别托生她儿子了,估计还有些希望。

    云不离皱眉,问道:“是不是因为我娘有我爹了?所以我才不能娶?”

    “嗯,是!”蓝澈只能如此回答。

    云不离闻言立即蹦了起来,高兴地道:“那就有办法了,我也娶个媳妇和我爹换媳妇,我就能娶我娘了!”

    蓝澈:“……”

    第二篇抛绣球

    这一日,云锦和凤红鸾从桃花谷出来,进入了南境一座小城。正赶上小城有人抛绣球择亲,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云锦本来就爱凑热闹,有这等看戏的好事儿,自然要去搅上一局。于是拉着凤红鸾三下两下就挤进了人群。而且还是挤进了最前排。

    二人因为容貌关系,每次出来都带着面纱,今日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高台上,所以没人注意二人即便带着面纱在万千人海中也相当醒目。那二人更是因为头一次遇到这事儿,所以一时兴奋莫名,丝毫没注意已经被台上帘幕后一双眼睛盯住了。

    高台上挂着厚厚的帘幕,看不到帘幕内人的容貌,只见一个身影坐在那里。隔着帘幕轻绸,那身影若隐若现,只是一眼,便可以想象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凤红鸾忍不住感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云锦轻叱了一声,在他看来谁也没有他身边的人美。

    凤红鸾话落,一个小丫鬟面带微笑从帘幕后走了出来,扬声问道:“规矩大家都知道了吧?”

    台下人顿时欢呼,“都知道了!快开始吧!”

    欢呼的如此热闹,可见这美人受欢迎的程度。

    “既然都知道就好了,那奴婢也不用再说了。”小丫鬟一挥手,喊道:“开始!”

    小丫鬟话音未落,帘幕后一个绣着锦绣花团的大绣球已经抛了出来。人群开始爆发出欢呼声,争先恐后抢了起来。

    凤红鸾看着那团绣球和争先恐后的人群,这才发现居然有一大半的女子也在抢绣球,她不得其解,偏头问云锦,“女子也可以抢绣球?”

    “有何不能?你也可以抢!”云锦看着那团被人群打起来又落下,又打起来的绣球,觉得好玩至极,对凤红鸾道。

    凤红鸾想着难道那些女子也是和他们一样来玩的?但还是摇摇头,“人家终身大事,咱们可不能胡闹。”

    “有什么不可以!给你!”正好此时绣球落在他们这边,云锦飞身而起,将绣球打向凤红鸾。

    凤红鸾愣愣地看着大大的绣球砸到她脑袋上,又落下,眼看就要落在地上,她一呆,连忙接住绣球。云锦对她眨了眨眼睛,她也眨了眨眼睛,刚要将绣球再扔出去,这时候台上忽然喊了一声停。

    人群瞬间停止了热闹争夺,都向凤红鸾看来。

    凤红鸾暗想坏了。

    云锦也愣了,“不是才开始吗?怎么就停了?”

    “这位公子不是早就知道我们的规矩吗?我家公子说何时停就何时停。”那个小丫鬟在台上立即道。

    “你家公子?”凤红鸾一惊,猛地看向帘幕后,若是刚刚她没听错的话,那声“停”是从帘幕后坐着的那人口中喊出的。难道不是女人抛绣球,而是男人在抛绣球?

    “自然是我家公子!”那小丫鬟不屑地看着凤红鸾,扬声道:“这平城人都知道我家公子今日抛绣球择妻而娶。这位姑娘不会不知道吧?”

    凤红鸾只感觉眼前一黑,头上轰隆隆打了一个大雷。

    云锦脸顿时青了,怒道:“他不是女人吗?怎么会是男人?”男人也抛绣球?

    “秦铮公子本来就是男子!”

    “是啊,这人莫不是傻子,居然连秦铮公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我看就是一白痴,别说这平城人,整个南境谁人不知道秦铮公子的。”

    “可惜,绣球怎么就被那个女人给接到了……”

    “呜呜,我也想嫁秦铮公子……”

    “我也想……”

    “……”

    云锦话落,四周人顿时一副看白痴地眼神看着他,人群顿时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男人的叹惋,女人的啼哭,吵成一片。

    云锦脸已经黑成锅底炭了。

    凤红鸾抱着绣球,哭笑不得地看着云锦,对上他如山洪爆发的怒火,小声道:“这绣球是你扔给我的……”

    第三篇:行酒令

    西境有一座城池名曰花城,每年云锦和凤红鸾都会在花城住上一个月。二人为了不被世人认出麻烦,无回谷之战后,一直改名姓游走江湖。云锦取了他了字为名,时间一长,花城人都称呼他为锦公子,称呼凤红鸾为锦夫人。

    锦公子风华绝代,是整个花城春闺女儿的梦中人。锦夫人倾城风华,是整个花城未婚男子都想娶之为妻的女子。所以,这二人被人羡慕的同时,也同时被人嫉妒恨着。

    基于云锦的霸道和独占,花城的男子只能对凤红鸾望而却步。

    但那些女子就不同了。凤红鸾温婉柔美,待人谦和,时间一长,那些女人便按耐不住了。锦公子那样的男子,怎么就能娶一个女子呢?即便不为妻,就是为妾为奴为婢也甘愿啊!于是,每日都有媒婆登门拜访。保媒愿给锦公子伏低做小。

    云锦不屑一顾,凤红鸾自然不必理会。

    花城城守有一个独生女儿,据说花名远播,因才貌双全,又有百般武艺,所以,对一般男子不屑一顾,十七岁,依然待字闺中。在一次上街对云锦一见倾心,但得知他居然有妻子了,伤心欲绝,回去害了相思病,卧床不起。

    城守虽然知道锦府雕廊画栋,金砖碧瓦,锦公子和锦夫人更是贵气天成,出入锦府的仆从婢女都行止有据,得体恭谦,俨然一定是来历非凡,不能得罪。但无奈他爱女心切,在得知女儿愿意给锦公子做小也非要嫁他不可之后,只能帮助女儿嫁入锦府。

    但他身为城守,虽然知道锦府定是来历不烦,但也拉不下来老脸亲自送女儿上门。适逢他寿诞,于是心生一计,派人下了帖子,请锦公子和锦夫人务必赴宴。

    云锦不屑,凤红鸾也没什么兴趣。但耐不住锦府来人三请五请,后来城守亲自上门,于是云锦和凤红鸾还是被请了去。

    宴席请的都是花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城主让人请出他女儿,并命人摆了九十九杯茶水,以行酒令为游戏,其中有一杯茶水是她女儿亲自泡的。谁喝到了那杯茶水,谁就有幸娶她女儿。

    凤红鸾开始只是来凑凑热闹,听到这里又见那城主和他女儿都看向云锦,终于明白了今日城主三请五请的目的。感情醉翁之意不在酒。难道她平时看起来实在太好欺负的样子吗?她想到这里,低头反省到底自己是哪里做得给别人看起来很好欺负。

    城守和他女儿一见凤红鸾的神情,以为她自惭形秽了。她再美也不过是个女子,男人时间一长了哪个不是衣不如新?看来锦公子和锦夫人也没有外面传的那么恩爱。所以,更是主意大定。

    云锦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恍若未闻。

    于是开始进行游戏。由城守女儿坐庄参加,一来自然也是显示她的才华,引起云锦注意。二来意思不言而喻,主动权掌控在她手中。

    果然不出三局,已经行到了云锦面前。云锦懒洋洋地开口选了一杯茶,那女子立即得意地亲自端了过来,刚走了两步,忽然握着的茶杯从中间裂了,那女子一惊,立即松了手,只听“啪”的一声,茶水摔到了地上。

    城主大惊,以为是他女儿紧张的,嗔怪地瞪了她女儿一眼,说:“重来!”

    那城主女儿暗骂什么杯子居然如此不结实,自然不能错过此等机会,连忙又回身端了一杯茶水向云锦走来,同样刚走两步,茶杯在她手中应声而碎。这回众人更是惊异。城主女儿不甘心,扔了碎裂的茶杯又去端了一杯茶,同样没走两步依然碎裂。

    如此这般城主女儿端了十多杯茶水,都走不过两步。

    有不少人都是知道城主和他女儿的心思的,于是都惊异地看向云锦和凤红鸾。但那二人自始至终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曾动。不由得疑惑。

    城主也惊了,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凤红鸾看了一眼众人和城主女儿,忽然温柔一笑道:“我夫君是个天生带煞的,当初娶了十多个女子都活不过洞房花烛,直到遇到了我,才镇住了他的煞气。如今这些杯子也害怕我夫君身上的煞气,自动裂开,这是上天在示警呢!”

    众人闻言大骇。城主额头冒出冷汗,城主女儿“哇”一声哭着跑进了内堂。

    凤红鸾拉起云锦,继续温柔地道:“夫君,我们真不该来,哎,要不是城主老爷三请五请,实在太过热情,咱们也不必破坏了城主小姐的姻缘,你我还是离开吧!”

    “好!”云锦看着凤红鸾,面含温柔,但声音却怎么听怎么像是在磨牙。

    于是二人在众人惊骇中出了城主府,无人敢拦。

    刚进了锦府大门,云锦“砰”地将大门紧闭,阴沉沉地看着凤红鸾,“嗯?我天生带煞?当初娶了十多个女子都活不过洞房花烛,直到遇到了你?”

    凤红鸾嘿嘿一笑,“我这不是为了捍卫自己领土才说的吗?难道你想娶她?”

    云锦叱了一声,“她做梦!”

    “这不就得了!”凤红鸾松开云锦的手,打着哈欠向里面走去。

    刚走了两步云锦忽然将她拦腰抱起,在她的惊呼声中,云锦极其温柔极其温柔地道:“我们这就回去洞房花烛,一定让你死去活来,活来死去,活不过明日……”

    凤红鸾,“……”

    自此,花城锦府再无媒婆提亲,人人见了云锦都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