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终结

缘分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永恒梦境里,一场大战正在展开。

    这是一尊神的正负两面在交战。脱离这尊神躯,人祖的实力大受限制,但是在这神躯内,他可丝毫不弱于幻梦之主。

    毕竟在这里,他就是幻梦,幻梦就是他。

    所以当两个意志展开大战时,连手段都是相近的。

    他们在这永梦境里翻江倒海,掀起无边风浪,俨然世界之主。

    惩戒神雷,焚天之火,九霄烟雨,灭世之光……等等,诸般手段轮番上演。

    更有各类天兵天将都被幻化出来,却也不全是虚化,而是梦精灵演化生成,梦魇攻击。不过幻梦可以召唤梦魇,人祖也可以,所以两边同时召唤部下,又同时出手消灭,简直就是一场发生在自己身体里的细胞大战。

    人祖还没怎么样,幻梦之主却是心痛的不行,所以首先止住这自杀打法。

    “别再召唤他们了,这是你我间的事!”他大喊。

    人祖却不理会。

    幻梦之主的真正掌控者如今依然是幻梦,而不是他。既然这样,他有什么好心疼的。

    这就是既得利益者和未得利益者的区别所在了。

    作为“篡位者”,人族需要考虑的永远是如何上位,而不是上位之前需要付出的代价。幻梦之主才需要考虑打得太厉害,打破了家里的这些盆盆罐罐该怎么办。

    所以对于幻梦之主的“请求”,人祖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恰恰相反,在看到幻梦之主心痛梦精灵的死亡后,人祖召集得越发来劲了。

    大量的梦精灵被召集过来,幻化成天兵天将,强制驱从着杀向幻梦之主。

    “混蛋混蛋!”

    永梦境的深邃虚空里,幻梦之主化成无边巨口,大口一张,已将那些梦精灵重新吸回体内。

    但就在他吸摄的过程里,一道看不见的澜流骤然爆发,在那巨口中形成湮灭洪流,将幻梦之主幻化的巨口都冲击得七零八落。

    “混蛋!”幻梦之主发出震怒已极的喝叫。

    扭曲的面容重新成形,咆哮的天雷一道接一道从天而降。

    人祖却依然淡定。

    “不用那么生气,要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你。我之所以没有取代你,不过是怕他们发现我,可不代表我就没有取代你的实力。”

    随着他的说话,一道道黑色焰流涌动而出,迎向那天空落雷。

    焰流汹涌,将那一道道落雷击溃的同时,反向缠绕住幻梦庞大的身躯,如一根根绳索般环绕过来。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幻梦之主惊诧大叫,他竟然无法感知到这黑色焰流的本质。

    “这是我游历万载收集到的痴愁哀怨妒恨苦等诸般负面情绪凝结而成的绝情丝,中此丝者,会感受到无边绝望,再无争斗之心,奋战之意。”人祖回答。

    这绝情丝削弱斗志,是中者提不起半丝奋斗之情。对一般的神或许还好些,但这里是梦境空间决战,精神意志就是一切。消弭斗志,已不仅仅是削弱战斗意志,而是连带着整个精神和实力层面都出现巨大影响。

    这刻在绝情丝影响下,幻梦之主的力量迅速衰微。

    他疯狂大叫“不,不,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轰!

    幻梦之主已化成一颗参天巨树。

    盗灵树。

    这是他的本体,根须便是精神触手,深植精神空间,吸收一切精神力量。

    幻梦之主不甘放弃,最后的意志依然在顽抗,根须乱舞,占据了整片天际,气势恢宏。

    “这是我的世界,谁也不许拿走!”幻梦之主轰隆隆叫着,那一根根缠在他身上的绝情丝竟然纷纷断裂,绝不了幻梦的情,反倒让人祖自己闷哼着退开。

    尽管没什么受到重伤的表现,但那一刻,人祖明显气势委顿了一下。

    正如所言,这是幻梦之主的世界,他毕竟还是这身体,这世界的主体,精神力量也比人祖大得多。

    当幻梦之主全面爆发时,其威能是恐怖的,强大的,甚至令人绝望的。

    然而就在那时,人祖却嘿嘿一笑“终于现出来了吗?你的本体。我就等着这个呢。”

    幻梦一楞“你难道还有什么后手?你不可能再有什么后手的。”

    “不,我有!”人祖身上已膨胀出冲天气势,白色光辉如一道日光耀满乾坤。

    “禁忌!禁忌!你怎么会有禁忌之力?这不可能!”幻梦震惊大叫起来。

    这次不用绝情丝,他都感到无比绝望了。

    人祖虽曾是仙族,但数度转化,他早就没有了仙力之能。

    他怎么还掌握有仙力?

    “我给他的。”旁边苏沉轻声道。

    “你给的?”幻梦怔了怔,随即愤怒道“说好了你不插手的!”

    “我没有插手。这是在这一战之前,他就问我要的,用于补充他的实力,也用于对付你……这叫战前准备,不叫我插手。”苏沉回答。

    这是真的。

    早在鲲地的时候,人祖在和苏沉的接触里,就向苏沉要了这一缕仙力。

    那个时候,苏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现在他明白了。

    他要以此为种!

    人祖自己已经无法培育仙力,但是仙力可以吞噬神力,以此为种,可以不断吞噬壮大。尽管人祖自身不可能将这仙力转化为自身力量,但无所谓了,他要的只是仙力吞噬神力的过程。

    当幻梦之主变化本体的那一刻,正是他最强的时刻,也是他最弱的时刻。

    仙力之种迅速膨胀,贪婪的吸收着幻梦的力量。

    本来仙力吞噬转化神力是没那么快的。

    但这里是精神的世界,一切都是虚化的,夸张的,不真实的。

    一点小小的仙力,真实映入,换来的是无边磅礴,在人祖加成下,更是飞速扩张起来。

    于是原本七彩缤纷的永梦境,突然间就被白色光雾笼罩,被迅速填充着空间,以汪洋大海之势迅速淹没一切。

    “不,不,不!”幻梦之主疯狂叫着,但是无论盗灵树如何挥舞根须,却都无法阻止仙力的扩张。

    当这仙力扩张到世界的尽头,万物的边界时,幻梦之主的绝望吼声终于停止。

    他的永梦境被彻底转化成仙力根基下的世界,也就意味着他的负面神格已经彻底颠覆了他。

    他死了。

    白光消失,永梦境不再是白色,但也不再是七彩迷离之辉,而是寂静的黑,若无尽之虚空。

    人祖站在虚空里,叹了口气。

    “结束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还没结束,外面还有五个神。”苏沉道。

    “无所谓了,等我们一出来,他们就

    死定了。”人祖回答。

    “的确如此。”

    ————————————————

    源界。

    一场仙神大战正在展开。

    天空母神,月之女神,狂暴之主,火剑之主,大荒兽神,这五尊神明已陷入了苦战之中。

    苦等万年,终于归来。

    却发现世界早已改变,曾经被他们作为食物和能源存在的诸族,如今竟已发展到了可以与他们分庭抗礼的地步。那一道道飞来的仙剑,那一片片纵横肆虐的仙之力量,都让他们感到诧异,震惊,难以理解。

    仙族归来!

    这是他们脑海中唯一回荡的念头。

    那禁忌的力量,曾经带给他们的恐怖,在今时今日,终于再度占据上风。

    尽管五大神灵神力滔天,神威浩荡,但是眼前那无穷无尽密密麻麻如蝗群飞来的“仙”族却更让他们畏惧。

    如果说人祖召唤的天兵天将都是虚幻,那么此时的世界,每一个人族修士却都是真实的天兵天将。

    他们脚踏云层,手拿法器,释放仙术,吞云吐雾。

    诸般手段繁多而有序的展开着,进行,将苍穹都变成他们表演的舞台,就连日月星辰在群仙照耀下都显得暗淡无光。

    刷!刷!刷!

    一片又一片的炽烈白光涌来,就连月之女神的光辉都被冲淡。

    她洁白如霜的脸上,狰狞出凶戾杀意“无知的人啊,妄想以卑微凡躯,阻挡神的脚步,就让你们感受一下神的怒火吧!”

    随着这说话,天空中泛动出微光波澜。

    就象是有什么东西煮沸了一般,空气的波动骤然加剧,整个苍穹都仿佛在一口大锅的蒸煮中,正不断加温,并越来越热。

    月光,是日光的反射。

    大多数时候,月光是清冷的。

    但当月神愤怒时,月光便恢复其耀眼的本质。

    仿如太阳降世,苍穹都在月神的怒火下颤抖,世界在神之烈焰下燃烧,煮沸。

    所有人同时感受到恐怖温度袭来,这高温不是来自外部,而赫然是来自内部,来自周边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位置,让人防不胜防。

    腾跃的光焰扭曲着空间,让所有人都难以控制,即便是仙力都无法转化这无处不在的高温,只能勉强维持心境,却也因此承受更大的痛苦。

    惨呼连连升起,一个又又一个人族修士象被炽烤的蚊子般从空中跌落,即便是李无衣江居圣等一众大能联合出手,也无法阻止这世界之变迁。

    神威如狱,如斯恐怖!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冲上天空,化作九霄神龙对着月之女神一口喷去。

    烛龙真炎,顾轻萝。

    以火对火!

    顾轻萝以最简单暴烈的方式对抗,这一口真炎,倾注了她所有的源能,仙力,更倾注了她的无限意志,带着浓郁血脉力量的一击在天空激荡,竟然发出如龟裂般的声音。

    天空如镜面,竟然破碎出一条缝隙来。

    众人只觉得心头一松。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到机会,疯狂的对着月之女神出手。

    就算是被你烧死,也要在被烧死之前,释放出自己所有的力量!

    这是每个人心同的念头,在这刻被激发到极致。

    轰!!!

    带着绝对毁灭气息的能量大潮席卷而来,以前所未有之势冲击在五神的联合障壁上,这一刻,就算是神之障壁也无法阻挡,被一击冲散。

    “啊!”月之女神首当其冲,叫了一声,仙力之潮冲过她的身体,带给她不轻的影响,那一瞬间,就连怒火都被消弭了许多。

    燃烧着每个人的怒火高温,降了!

    “杀!”挫退神的攻击,让人们欢呼雀跃。

    就在这时,一片白色光影在人们眼前浮现。

    那是洁白的羽毛。

    一片又一片,在空间晃动。

    神之羽翼!

    曾经羽族的神物,每一根都值得珍藏,杀戮,抢夺,疯狂的神之羽翼。

    就这样成片成片的出现,释放着和煦的光,迷醉着人们的心,然后在那一瞬间,幻化出千万道光影之箭,刺向修士大军。

    扑扑扑扑!

    连绵不绝的入肉之声,血潮倾盆似雨。

    只是瞬间,就有成千上万名修士被这羽翼之光刺中,纷纷跌落云霄。

    天空母神已化生本体,那也是一棵巨树,只是树上还有个巨大的鸟巢,鸟巢中趴伏着一只白色羽鹰。

    不知者会以为,那鹰是母神,却不知,树,鸟巢和鹰都是。

    它们是一个整体,联合起来,方是母神。

    树是根基,吸收信仰,壮大自我,巢是培育,孵化羽族,扩展羽翼,鹰是进攻,鹰击九霄,羽刺苍穹。

    而刚才,天空母神使用的便是鹰翼之击。

    神翼出击,破碎千万,威能之强,一击便毁了人族一个万人修士军。

    这便是上位神的强势。

    无论天空母神,还是月之女神,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强大手段,不是对手凭借数量可以抵抗的。

    “要不是这该死的禁忌力量,本尊一个就可以杀光你们!”天空母神发出愤怒至颤抖的声音。

    仙力不但吞噬了神力,更让神力的威能大大减弱,她连苍穹都可以刺灭的鹰翼之击,竟然只灭了一个万人队,对手固然感到震惊,她自己却是更加的震惊和不满。

    毕竟那耗费了她上百根神羽,换算下来,相当于用上百神器打出的一击,让她如何能不心疼?

    天空母神不修外物,她的神羽就是她最强之处。当羽翼丰满时,她就是最强的,就算是月之女神和幻梦之主也要退避。然而神羽培养不易,一遇苦战必然损耗惨重。这一战下来,就算能赢母神实力只怕也要下降到下位神的地步了。

    不过就算如此,又如何?

    只要能消灭这些该死的人族,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再次鼓动自身,将更多的鹰翼释放出来,这一次,逼出全部,誓要杀死十万人族!

    但就在这时,天空母神突觉不好。来自神对危机的敏锐让她第一时间收回羽翼,守护自身。

    可还是晚了。

    一道精神尖刺呼啸着刺入她意识中,这根本不是羽翼能抵挡的。

    “啊!”天空母神发出凄厉叫声“幻梦,是你!”

    “呼!”幻梦之主仰天长出一口气,缓缓道“幻梦已死,吾为人之祖,名……默!”

    说着已扬起无边神威,卷向天空母神。

    天空母神还想抵抗,却已经晚了。受了人祖偷袭的她,已无力阻挡幻梦的攻击。更要命的是,苏沉也在这个时候飞出,配合人祖一起

    攻击母神。

    一仙一神联合出手,立刻将天空母神压制住。

    尽管月神狂暴之主等想救她,但人族这时候也是不计损失的扑上,全力缠住,攻击之潮一波接一波的涌来,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不管死多少人,都不能让你们空出手来。

    天空母神独自对抗幻梦苏沉的攻击,终于支撑不住。

    她疯狂呐喊着,燃烧神国所有战士的生命,却终究只是苟延残喘,无力回天。

    终于,当最后一点神力耗尽后,天空母神也随之消亡。

    母神一死,诸神更没了胜利的希望。

    下一个,苏沉和人祖找上的就是月神。

    月神愤愤的看人祖“好,好!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那个出卖我们的家伙,却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做的好,枉我信错了你,也不怪我们输这一场。”

    她说着便燃烧所有神国战士,接着就崩灭神国,竟然就这么自杀了。

    月神再亡,剩下三神更无希望。

    狂暴之主苦战至死,仅剩下火剑之主和大荒兽神。

    兽神实力最弱,却也是最没骨气的。眼看将亡,竟然大喊道“我愿意投降,我愿意投降!别杀我!我可以成为你的奴仆!”

    神向人投降?

    曾经高高在上,强大到无可抵挡,让所有人都恐惧的神,竟然向人投降了。

    不光结果如何,至少这一刻,大家都乐了。

    尽管如此,苏沉却没打算收神作为奴仆。

    他摇头“抱歉,我不接受。”

    “为什么?”兽神问“我是神啊,有我做你的奴仆,你可以更强大。”

    苏沉摇头“你觉得有你没你,对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影响吗?”

    兽神一怔。

    是啊,苏沉已经是天下至尊,人族共主了,有没有一个神,对他的身份地位,还真是没什么影响。

    “可是……我毕竟是神啊……”兽神喃喃道。

    “那没有意义。”苏沉摇头“最重要的是,人族的世界,不需要神。”

    “不需要神……”兽神咀嚼着这话,再按捺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大叫“怎么会不需要神?你根本不懂。信仰,不仅是神对人的需要,也是人对神的需要!神需要被信仰,而人,则需要去信仰!我们是彼此互相需要的!!!”

    “我可不这么认为。”苏沉冷漠道。

    “那么他呢?他算什么?”兽神一指幻梦之主问。

    苏沉缓缓回答“他是人族,他也是神……他是带给这世间光明,播撒希望之种的人,也是这世间最后仅存的神。神不是从他开始,却必然是以他为终结。”

    听到这话,兽神彻底绝望了。

    他愤愤的看苏沉,道“不,神不会终结。既然你要灭神,就应该灭个彻底,灭个干净。既然你还留下了一个神,那么神不是以他为终结,而是以他为开始。终有一日,我们将会迎来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属于神,没有仙的时代。”

    苏沉冷道“没人能看到那么久远的未来。我只知道,新的时代,属于仙!”

    随着这说话,兽神彻底消亡。

    至此,神战终结,人族大胜。

    那一刻胜利的欢呼声随着人们的宣告,传遍了世界,传遍了整个源荒大陆。

    无极宗的威严也在这一刻达到鼎盛。

    人族,更是彻底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

    ——————————————

    神战后不久,苏沉即告隐退,从无极宗宗主的位置上退下,由叶枫寒继任。

    他的追求其实一直都不是做宗主,而是钻研更高的修行之道。

    神战三百年后,苏沉推演出仙路之上,化神之后的又一重境界,堪破真假虚实,将源能与仙力合为一体,是故名洞虚。

    又八百年后,苏沉修行再上层楼。

    时,天降神雷殛之。

    苏沉安然承受后,现异域之空,苏沉便携妻破界而去,周游异界,再未归来。

    后人以此称之,名渡劫。

    至此,仙路七境,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洞虚,渡劫由此而成。

    至于渡劫之后是什么,由于苏沉离去,后人再不得知。

    苏沉离开后的三千年里,人族发展蓬勃兴旺,仙道昌盛,人人皆可修仙,各大宗门也因此林立无数。

    至于神,早已无人理会,无人信仰。

    也根本就不需要再去禁绝。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世间其实还有一个神的存在。

    天柱山。

    山巅之上,一座不起眼的茅草小屋里,人祖安静的坐着。

    对面坐着的是李崇山。

    自从人族获胜后,他就选择了这里,做自我流放。因为他知道,尽管他是人祖,但是人族不需要两个至尊。最重要的是,他是神躯,而现在的世界,已不需要神。

    所以他选择自我流放,就这样在这里安静的活着,看浮生沧海变化。

    人祖喜欢这样,在勾心斗角算计万年后,对他来说,简单的生活就是最好的奖励。

    今天他正在打坐,忽然心中一阵莫名的心悸。

    “奇怪。”人祖摸了摸心口。

    这种感觉很奇特,就象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复苏了一般。

    不过随后人祖就摇摇头笑了一下。

    应当是什么错觉吧。

    他想,然后举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倒塌睡去。

    只是睡了片刻,人祖突然睁眼,坐起。

    他低头看看自己,面目渐渐狰狞“我还活着……”

    他走出小屋,看向远方,释放出无边精神,很快就将远方世界尽收眼底。

    然后他心中一颤“洞虚,渡劫……原来人祖修仙已发展至此了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果然,我们失败了,还好留了后备计划。”

    他缓缓走回去,坐回榻上,抬手,一点光辉从他手中亮起,逐渐竟变成一根法杖。

    一根闪烁着奇异时光能量的法杖。

    时光之杖。

    时光之杖上升起两个光影。

    那赫然是天空母神和月之女神的,只是都蜷伏在一个蛋壳般的光影中,沉睡不醒。

    看了看两个女神,他将时光之杖收起。

    他说“神不会死。我是诸神陨落的罪人,但也会成为诸神重新崛起的希望……人族,你们等着吧,等待诸神再次回归的时代!”

    说着,他又重新躺回榻上,狰狞的表情消失,换回的,是人祖祥和的面容。

    (全书完)

    。